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


ABOUT US

(86)020-81326513

裹尸袋用尽、270万疑似感染 纽约难道要“群体免

作者:ag最好的打法 发布日期:2020-06-15 19:49



  特朗普总是自我吹嘘说,美国的检测力度是全世界最大的,国内的公知也跟着附和,还有丧事喜办说美国感染人数都这么多了,医疗资源竟然还没有崩溃,美国真是太强大了!

  有一个网站的美国疫情统计数字里,是有检测率的,就是用检测人数除以该州总人口。

  可以看到的是,即使是检测最多的纽约州,现在的检测率也只有3.55%,纽约州有近2000万人口,也就是说纽约州到现在,做了检测的总人数也就70多万而已,都没过一百万。

  更不用说湖北武汉了,疫情期间因为存在出院后复阳的,所以后来就反反复复做检测,一个人多的能测上十几次,检测狂魔。

  这段时间一直关注美国疫情的也知道,这些天美国每天的新增确诊都在3万左右,非常稳定。

  这不是美国线万人被感染,而是检测上限就是一天十万份左右,其中约3万人确诊。

  而且,美国医疗资源之所以到现在还没有崩溃,不是因为美国的医疗系统有多发达,而是因为很多得了病的人没有在医院里治。

  纽约州的确诊早就过了20多万了,但是根据州长科莫的数据,到4月20日,纽约也一共只有16103人因为新冠肺炎入院。

  有抗议者组了车队去特朗普酒店的门口摆满假尸袋,直指特朗普的谎言害死了美国民众。

  有数十位美国护士举着同事的照片,在白宫外面抗议,把自己战友的名字一个一个念出来,她们认为,是政府没有给一线的医护提供足够的防疫设备,才导致了她们同事的死亡。

  灾难是火葬场的运尸车,以前一车只运一具尸体,且有棺材,现在是将尸体放进运尸袋,一车摞上几个,一并拖走。”

  疫情严重的纽约,有一个名叫弗兰普顿的小老板,他本来有个小店,但现在商店倒闭了,他没事做。

  最近他听说医院在招临时尸体搬运工,每小时75美元的薪酬,放在平时也很高了,他就赶紧报名了。

  更可怕的是,到后面连劣质的裹尸袋都没有了,尸体只能用医院的床单裹着就放上了车。

  而且,让弗兰普顿受不了的是,他的工作不仅仅只是搬尸体,还要负责核对死者的身份。

  一般在死者的手腕或者脚腕上会有身份识别带,他们需要打开袋子,看死者手腕或者脚腕上绑着的带子,核对身份。

  尽管弗兰普顿为了防止感染,穿了两件防护服,但这个景象还是让他的内心备受摧残。

  这也不是他心里脆弱,你让任何一个正常人去处理一车这样的尸体,最后都很可能留下心理阴影。

  最骚的是,弗兰普顿本来想着不干了,结果雇他的人早就想到了这一点,他们的工资是日结的,但头一天的工钱,必须等到第二天早晨去的时候再发。

  一辆黑色的皮卡,装着五六具放在白色裹尸袋里面的尸体,在一家法医办公楼后停了下来。

  皮卡司机走下车,同等待在这里的工作人员进行交流后,便爬到了车上,开始向下搬运遗体。

  这些人仅仅戴着口罩和手套,没有穿防护服;尸体也放在完全开放的皮卡后备箱上,上面只盖着一层很薄的灰色的毯子。

  费城市长对这一幕表示:“这些画面让人十分痛苦,我希望人们得到有尊严的对待。”

  随着新冠疫情造成的死亡人数增加,费城的医院和殡仪馆已经不堪重负,容不下更多死者了,只能把尸体放在冷藏卡车里。

  由于医院的停尸房早就不够用了,医院只能购买移动冷藏箱,将尸体放在里面暂存。

  纽约有些死者连家属都没有,或者一家人都不幸遇难,死了以后尸体无人认领,就会被运到哈特岛草草埋葬。

  用无人机拍下哈特岛这个视频的摄影师斯坦梅茨,最近还被纽约警方告上了法庭,理由是在机场以外的区域使用飞行器。

  斯坦梅茨辩解说自己有联邦航空管理局发的无人机飞行执照,但是警察还是没收了他的无人机。

  斯坦梅茨嘲讽道,“我们大肆报导伊朗所谓万人坑,说他们用这样那样残忍的方式埋葬新冠病毒逝者,但却对于拍摄了发生在我们脚下的新闻的人进行惩戒。”

  4月23日,“懂王”特朗普又开始教育别人了,他说,经济学家们对经济何时恢复毫无概念。

  可是,按照中国的经验看,大范围的检测,以及对轻症病人应收尽收,是两个重要的措施。

  只有先做到了这两点,才能谈疫情是否会出现拐点,才能谈拐点之后的复工问题。

  截止到上周五,全美国只检测了357万人,结果就有69.7万人为阳性,平均每5个人当中就有1个确诊。

  这位市民愤怒地表示,为什么有钱人、名人、球星和说唱歌手,他们都能得到检测,而自己这样的工薪阶层就做不上测试?

  芝加哥的黑人只占总人口的30%,但是在因为新冠死亡的人里,黑人却占了总数的72%。

  只要合理控制人数,把病人挡在门外,把穷人挡在门外,就算世界变成末日,美国就永远能岁月静好。

  就在每天死几千人、无数人连检测都成为一种奢侈品的时候,纽约长岛纳苏郡却作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,将高尔夫球场将重新开放。

  因为对富人们来说,高尔夫运动是一项生活必需品,跟吃饭喝水一样重要,是万万不能少的。

  反正富人的小区就算没症状也都测过了,而且他们也有钱买防疫物资,绝对是安全的。

  而纽约皇后区的大量低收入工作者,那些环卫工人、货车司机、杂货铺店员、地铁与公交车司机等,近八成都是非洲裔或拉丁裔。

  纽约政府在周四表示,他们随机抽查了纽约的3000居民,测试发现,13.9%的参与者体内抗体检测呈阳性。

  同时,科莫用迄今为止官方的全州死亡人数(约15500人)除以估计感染人数,得出了0.5%的死亡率。

  大家都猜,科莫团队一通操作,可能是想将扩大分母,将原本6%的死亡率降低到0.5%,看起来跟流感差不多。

  恰好,加州最近有一个案例,把美国新冠爆发的时间又往前推了3个周,疑点越来越大了。

  但这个最新案例刷新了这一切,主角是旧金山圣何塞圣克拉拉县的,一名叫特里夏多德的女士,今年57岁了。

  2月6号,57岁的多德本来正在厨房中做饭,结果突然倒地不省人事,事先没有任何预兆。

  当地政府对多德的死展开调查,起初怀疑她是死于流感,因为根据家人的描述,多德女士前几天有轻微的流感症状。

  圣克拉拉县验尸官米歇尔乔登医生随即展开流感测试,结果流感检测呈阴性。

  这个检测结果让验尸官百思不得其解,因为死者看上去像是出现了一次严重的心脏病发作,而流感是可以诱发心脏病的因素之一。

  多德的病例激起了验尸官的好奇心,他私下里对多得的组织样本进行了进一步检查。

  “我们在观察了微观组织时发现,这看起来是有传染性的,因此我们决定把组织送去疾控中心。”

  验尸官怀疑多德有可能是感染了新冠病毒,所以想把提取的样本交给CDC检测,但被CDC拒绝了。

  因为在2月份,美国的检测标准非常严苛,患者必须是重症,而且有武汉旅行史才给做检测。

  而且CDC的检测试剂盒屡屡出现质量问题,检测效果很不好,CDC还在2月份从各个州召回了大批试剂盒。

  CDC低效的工作和多次失误让美国检测试剂盒奇缺无比,只有少数人才有资格检测,多德女士的案例在当时并没有引起重视。

  到了4月份,美国成为疫情最严重的国家,加州作为的大本营之一,当地的官员又和特朗普怼了起来。

  这个时候,有人就突然想了起来,这个多德的案例,他们想要确认多德是否死于新冠。

  幸好当初验尸官还保存了一部分死者的样本,不然单纯的“开棺验尸”很可能检测不到病毒。

  结果,多德女士确实感染了新冠病毒,一下子把美国第一例因新冠死亡的时间提前了3周多!

  圣塔克拉拉县的卫生主管萨拉科迪博士公开表示:如果当时CDC允许检测,让当地政府知道这里2月份就有人死于新冠病毒感染,她会更早发布居家令,挽救人们的生命。

  按照新冠一个月没有治疗就会病发而死的规律推断,多德很可是在1月份感染的。

  而多德一月份没有武汉旅行史,说明1月份该地已经发生了社区感染,那么这个地方的第一例时间就得再往前提。

  无独有偶在圣克拉拉县(包括圣何塞)以及华盛顿州和俄勒冈州,也发现了类似的社区传播病例。

  于是,加州州长加文纽瑟姆前几天表示:随着在全州范围内进一步就该病毒的最早起源展开调查,可能还会有“进一步的消息宣布”。

  一想到这结果可以把防疫不力的责任,进一步扣到特朗普政府头上,加州官员是动力十足。

  加州的调查人员目前正在查看一些县去年12月份到1月份左右的尸检报告,想要发现最早的新冠病毒死者是何时出现的。

  1月份的时候,美国西雅图等地的养老院就出现了不少非正常死亡的老人,官方对外的解释是老人死于“流感”。

  但不少人是不信的,认为这些可怜的老人是死于新冠疫情,政府一直没有对老人的死因就行详细调查。

  当3,4月份美国终于放开检测的时候,不少养老院都成了聚集性疫情的重灾区,死亡率也很高。

  纽约州长的弟弟,CNN明星主播克里斯科莫也出来现身说法,他怀疑早在去年10月,美国就已经出现了新冠疫情。

  克里斯科莫是在3月底确诊感染的,他按照CDC的要求居家隔离,结果他的妻子克里斯蒂娜在4月份也出现新冠相关症状,花钱到检测机构一查果然中招了。

  CNN的电视节目专门搞了一个视频连线,邀请兄弟俩一起上电视连线。当时弟弟还在庆幸,病毒没有传染自己的两个小孩。

  “克里斯蒂娜感染了新冠(病毒),(但)她现在很乐观。这让我很伤心,这是我不希望发生的事,但现在却发生了。”

  但不久后克里斯科莫越想越不对劲,我明明跟老婆和两个孩子都有密切接触,为啥只有老婆中招了?

  科莫跟老婆讨论了以后,发了一条推特猜测说:“我的两个孩子在过去的几个月中可能已经感染过新冠病毒,他们都出现过发烧、流涕和嗜睡症状。”

  “我认为美国可能早在去年10月份就出现了新冠病毒的流行情况,那时已有病例了。

  美国儿科急诊领域专家彼得教授也发推特表示,自己在1月份得了很严重的“流感”。

  康复以后,他当时没有往新冠考虑。后来随着美国确诊病例激增,他也去检测机构做了测试,结果抗体检测阳性。

  彼得教授的推特下面,也有一些美国网友留言,说自己1月份的时候出现了新冠肺炎的相关症状,病得很重。

  这次加州更新的最早确诊病例,证明美国把早期的新冠患者当流感来处理已经是实锤了。

  为了在即将到来的大选中把特朗普赶下台,现在也是拼了,正经的救活人的防疫还没有做得很好,对死人的检测现在却很是积极。

  至于美国0号病人究竟是在今年1月份,还是去年10月份甚至更早之前出现,那就要看给不给力了。

  他们能不能通过“开棺验尸”或者其它手段,再挖掘一些猛料出来,我们拭目以待。

ag最好的打法